400-700-2666
一枚婚戒,一个故事
您的定制婚戒需要多少钱?
   
x
我一生最值得写的就是赵燕玲

茅于轼说,我一生最值得写的就是赵燕玲,她是我幸福的第一源泉。
1953年春,24岁的茅于轼走进苏州狮林寺巷63号,
一位女孩缓步迎来,白底蓝色圆点的衬衣配着合身的长裤,
眼含情眉带笑,素雅灵动,茅于轼被她的绝色震住了。
女孩就是赵燕玲,出身在一个大户人家。
因幼时体弱多病,集全家宠爱在一身。
但是就是这样一个“娇小姐”,
工作起来手脚麻利,是个能手。

茅于轼说她的美丽,并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。
当年,她的大照片总在照相馆的橱窗里展出。
不论她住在苏州、上海还是北京,她的照片就挂到哪里。
在他们记忆中,最甜蜜的地方是苏州狮林寺巷63号。
结婚前相识约会,新婚之夜也是在那儿度过的。

创作元素:拱桥、柳枝

最甜蜜的地方是苏州狮林寺巷63号。
他们的纪念婚戒以“拱桥、柳枝、阁楼”为设计元素,
展现苏州狮林寺巷63号,表达他们这段50多年
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,既是复刻一段回忆,
也是一种美好的传承。